首页 孤独与深思(苏利·普吕多姆 下章
疑  惑
白色的真理躺在深深的井底。

 大家从不注意或小心地避开;

 而我,独自在那里冒险,由于凄愁的爱

 我穿过最黑的夜爬到井里。

 我尽可能把绳子拖长;

 我把它一直放到了头:我四顾,

 眼珠惊慌,我伸出双臂摸触,

 什么都没看见、没触到,我在悠晃。

 而它却在那里,我听见它在呼气;

 我像个永恒的钟摆,被它的引力所

 我来来回回,徒劳地在暗中触摸。

 难道我不能延长这飘的绳索,

 也不能重见快地我的光?

 难道我该在恐惧中一辈子地摇晃?

 胡小跃译  M.lIZiXs.coM
上章 孤独与深思(苏利·普吕多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