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孤独与深思(苏利·普吕多姆 下章
水  上
我只听到河岸与水的声音,

 只听到每小时洒泪一滴的峭壁

 或幽泣的泉水顺从的悲凄,

 以及桦树叶隐隐约约的战兢。

 我感觉不到河在卷走小船,

 流逝的是开满鲜花的河岸,而我没动;

 在我双眼掠过的深深的水中,

 倒映的蓝天像帷幕一样抖颤。

 这河水似乎在睡眠中起伏、蜿蜒,

 它已不再认得堤岸的边缘:

 水中的一朵花犹豫着,不知选择哪边。

 人们渴望的一切,像这花一样,

 会在我生命的涛上出现,

 却从此不告诉我望该倾向何方。

 胡小跃译  m.LizIxS.COm
上章 孤独与深思(苏利·普吕多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