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孤独与深思(苏利·普吕多姆 下章
HORA PRYMA①
就在我醒来之前,我问候了白天;

 它己染黄我沉重的眼皮,

 我还在睡,可它的第一道晨曦

 已穿过睡眠,透入我的心间。

 当我躺着,一动不动,就好像

 石墓上刻着的安详的死人,

 一道道明亮的思想从我额底上升,

 我没有睁眼,我全身充满阳光。

 黎明时鸟儿清新纯洁的问好

 隐约结束,使我的心变得响亮,

 我浑身都是看不见的丁香的芬芳。

 摆死亡,可又远离尘世的喧嚣

 那一刻,我尝到了既没有醒来

 也没有睡着的深深的甜美。

 胡小跃译

 ①拉丁语,意为“最初的时刻”  m.lIziXS.coM
上章 孤独与深思(苏利·普吕多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