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冰恋夜叉鸦 下章
第1章 家不再这里
在倭国熊野有一座山,死者之山,在那智妙法山更深的熊野古道内,矗立在无人知道的山上,称之为熊野真宫。

 所以熊野真宫就是死之国,黄泉路之入口,远古以来,统治这座山之人,就会被称为熊野四山之黑判官,从来没有在生人面前出现过的三只脚的神鸦!他的名字叫,夜叉鸦。

 ***“在灵验无比的熊野真宫大社之前,只要诚心跪拜,奉上香油钱五万就可以啦!这张灵符的效果,谁用谁知道。”

 明媚的阳光下,头发糟糟的年轻神官拿着幡在大殿挥来挥去,嘴里念念有词,却好像一个高中生在赶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作业。

 看上去不满20岁的年龄和他的神官服饰配合起来显的犹为不配套,一双有神的眼睛和微微上扬的嘴角此刻也不免有些轻浮调侃的味道。

 这里看上去和其他神社没什么两样,甚至略显寒酸,从鸟居方向看还算是肃穆,庭院也不小,往里走上几步居然也有招待所和小卖部一类的世俗场所,只不过周围树林里不时的乌鸦叫声显得这里有些落寞。

 “好了!就是这个”神官转了身来递过一张画得不成样子的神符,而接过神符的是一个汗浃背商人模样的人,跪在大殿前,一边大口气,一边赶忙掏出一沓钞票,恭恭敬敬地放在神案上。

 与此同时在神社的招待所的后间,却是一片挥汗如雨的场面。一张又一张的符纸按在刷着墨汁的刻版上,一个戴眼镜的穿着巫女服饰的少女用力均匀地拿拓片拍打着符纸,瞬间一张印刷好的神符就搞定了。

 “千鹤啊,接着倒墨水。”她向旁边另一个左手提着墨水桶右手拿着刷的少女催促着,不过那个叫千鹤的少女此时却眼泪含眼圈了,本来干净的巫女服也沾上了好多墨水。

 “快点吧,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呢!”负责印刷的少女无奈地向千鹤说道。“为什么!”千鹤终于爆发了,用力地把手中的东西扔掉。“为什么我要在这个只有野兽才会居住的深山里留下来?”

 “一点办法以没有…这是以前就定下来的。”眼镜少女无奈地捡起了刷子“熊野真宫系三大神社的女后代,每一个到了十八岁就要在这里工作两年。”

 “但是伊势子,你和我有的朋友都已经进入大学,每个人都认识了男朋友。可…可是我们…“千鹤抹着眼泪赌气地说道。

 “那我不是一样吗?”戴着眼镜的伊势子也低着头闷闷地说“我的目标是进入东京大学,所以从小就用功读书,但是到了十八岁时从双亲那里才知道这件事,哪有办法,只有哭了…”

 “你们都废什么话!?每次都说同样的话,想走的话逃走不就得了!”另一个巫女,坐在招待窗口那里,双手背在脑后,脚却放在窗口的桌子上。

 要不是穿了巫女服,听声音还真像一个不良少女。伊势子站了起来,挑衅似地站在那个少女面前:“照你这样说,你还不快些逃走?龙子小姐!”

 “唉,工作马马虎虎不就可以了嘛”刚刚说话的龙子百无聊赖地头也不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还说要逃走?要法院的人来这里,还是去监狱啊?没有其他的选择嘛”龙子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

 “监…监狱!”两个人大吃一惊“龙子,你是不良少女?”千鹤更是想刨问底“你犯了什么罪?抢劫?杀人?还是强?哦,对不起,你是女的…”******

 转眼间夕阳已经挂在了险峻的悬崖边,而山上的神社此时此刻也沐浴在夕阳的照耀下,偌大的鸟居静静地俯视着落前的最后一丝美景,好像正在期待着黑夜的降临。

 “啊!做完了,收工啦!”年轻的神官伸着懒,从大殿中步出,靠在大殿外的栏杆上,望着远处的夕阳。

 神社都是全木制的,一阵阵的木头清香随着晚风飘在四周,神官的袖子下摆随风飘,从远处看,真像一只大鸟停留在神社的屋檐呢。他叫那智武。月亮挂在熊野真宫的鸟居上,无数的乌鸦盘旋在神社山谷中,站在鸟居上,神社的屋檐上,神社黑夜慢慢降临。

 “呀!一辛劳之后,洗一个澡就太舒服了!好好!”浑身赤的龙子靠在神社温泉中的假山旁,用巾擦着汗水。前的一对巨大的房也冒着汗水放肆地在温泉的热气中。

 “哈!龙子你好悠闲啊!”千鹤这时也下了水,和龙子比起来千鹤的身材显得细小了很多,长头发放了下来一直垂到了股,更映的雪白的身体犹为青春。看见眼前龙子的房,千鹤猛地冲了过去,眯眯地伸了手过去。

 “可不可以让我摸一下啊?”龙子赶忙侧过身去,用胳膊遮住头“不要这样!鬼!”千鹤狡讦地笑道:“喂!龙子,你怎么这么害羞啊,这里又没有外人。喂,我看你的这里可以把男人的那紧紧夹住呢!”说着,她特用手托起自己的房挤了挤沟,粉红的头这时也越发深了起来。

 “你神经不正常啊!”“没错啊!我是不正常啊!”两个人闹得温泉里飞狗跳。另一边的伊势子低着头,小声嘟囔着:“什么嘛,不就是部大了一点嘛…”从外面传过一串脚步声,伊势子趴到竹子窗边向外望去,年轻的神官正从大殿的后面走出来。

 “那智…武”伊势子怔怔地看着,这时候千鹤和龙子也围了上来。“那个人从黄昏开始就在大殿里面,连饭也不吃。”

 千鹤撇撇嘴,眼睛还在瞄着龙子的身材。“那个人好像很认真,你们可能弄错了吧。”伊势子说道。“但是我听说,他是连三大学都不收的人哦!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千鹤指着窗外的那智,调笑地说。

 “但是,男人不是靠样子评论的,是要有缘的…”看着外面的那智,站在窗前伊势子脸还红了起来。

 “喂!”千鹤突然弯下身来,用手指仔细地捏住了伊势子的头,感觉有些发硬了。“伊势子…你的头立起来了…”

 “你说什么啊?呀!蠢材!可恶啊!”一阵阵打闹声从温泉屋传出来,走在外面的那智都忍不住扭头看了一下。***夜,漆黑的夜,宁静而又危险。黑暗是黎明的前奏,黑暗是罪恶的源泉。“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真是的,田中这家伙一到关键时刻就找不到人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少女独自站在僻静的大街上,白色的羊衫,红色的你裙,包裹着修长而有弹的两条腿。

 她身旁白色的本田似乎抛锚了,这时,少女身后亮起一片强光,她转头看去,一辆长得像变形金刚里面擎天柱一般的货车停在了自己身后,少女吃了一惊,但随后从车上下来的人让她松了口气。

 “森喜朗?真的是你耶!好久不见拉^_^”“好久不见,有森由美。车子坏了?我先送你回家,然后你再叫人帮你修车。”“哇,你太有才了^_^”由美坐上了森喜朗的货车,车子开进了黑暗之中…

 “小森,听说你五年前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听说对方还是个变态杀人狂呢,那时我不信,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没事嘛。”

 森喜朗没有回答,只是在开车,渐渐地,两边的楼房少了,树木多了起来…“哎呀,小森,你走错路了,我家不再这里,难道你忘了我家住在哪儿了吗?”

 这时,森喜朗突然急刹车,没有准备的由美的身子重重地撞在了前挡风玻璃上。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森喜朗从座位底下出一条围巾,猛地绕过她的脑袋、紧紧套在她漂亮颀长的脖子上。  M.lIZiXs.coM
上章 冰恋夜叉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