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冰恋夜叉鸦 下章
第6章 突破那花蕊表面
女体猛然被顶的后仰,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向后甩去。城户感觉自己似乎都已将女体击穿了般,一阵舒翻涌心头过后,用力挤磨擦娇美的体,更是腾出一手不住地摆扭纤,捧住她的隆使其逢着自己的

 火热壮的,贯穿下腹,体味着其中的快意滋味,他冲刺的速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进旋出。

 每次出都带出大量的水以及里面鲜红的入时则将粉红娇一起进秘在涌出大量道上穿,发出“滋滋”的声响。

 强大的旋转力让丰润滑的玉体随着他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他逐渐加快了的节奏,百十下过后,就发觉女体似重新回复了生命般,户里搐般颤动着,水泉涌,使得在里面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粉的花心慢慢绽开,将头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起来,让城户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忽然,他觉得道里夹住的力量猛然增大许多,好像要夹断他的一样,他在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

 城户知道这正是女体高前奏,但他毫不顾忌地双手抓紧女体波般晃动的丰峰,将那对浑圆硕的房捏得几乎变形,一手指像要嵌进她脯一般,一份份雪白的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好像要将那丰房捏爆。

 向后倾仰的身子似在回应着狂风骤雨般的冲刺,子口像饿了几十年的婴儿一样,不停地头,似乎想要获得更多的气。城户环抱女体的纤,结结实实地冲击这人玉体,女体浑身分泌类似香汗的东西淋漓弥漫。

 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连抓都抓不住。城户突然觉得高在即,更是毫无保留,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丘,发出啪啪的响声,一轮密如雨点般的狂之后,好象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上,一到底,坚硬的大头冲破子颈口,整个进入子

 然后如火山发般,灼热滚烫的到娇的宫壁上,欢喜观音的道瞬时一阵搐,一股股温热腻滑的了出来。

 刚刚做完的城户果然看上去神轻气,一副很足的样子。那智的裆不知何时也被撑了起来,他直勾勾地盯着欢喜观音的眼睛,感觉那里似乎正放出无限惑的光芒…“那智大宫司,怎样?要不要来一发?”

 城户还是这样问。那智立刻收摄心神:“不…不用了。”说完,他立刻离开了这个庭院,尽量不去想刚才那荒唐的一幕,此刻城户的心里却不太舒坦,他本来是想贿赂一下那智,借他的熊野大真宫的名气大赚一笔。

 可是那智并不领情,他只好决定拿出第二套方案…“女儿啊,那智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不错,人帅气,又是熊野大真宫的正统继承人,嫁给他门当户对,生活无忧,有什么不好的?”

 “爸爸,我是你的女儿诶!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的筹码吗?你心里的如意算盘我很清楚!”“千鹤,爸爸把你养这么大,你怎么能对我用这种态度说话?”“你就是财心窍,连自己的女儿都要出卖!”

 “哼!不听我的话,今后连一个钱我都不会再给你!”“你不给难道我就活不下去了?”“乖女儿,就今晚一次,只要跟那智成了…”“做梦!”“我要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唉,怎么会有这种父亲?千鹤叹着气走在院子里。“咦?这个院子怎么变样了?”她走进家里这个陌生的院子,里面有一座假山,假山上下的小瀑布中有一个女人的身影…

 在熊野真宫服了三个月的役,她当然不知道这里就是放着欢喜观音的庭院。千鹤好奇地走进来,想看一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当她走近那个女人身边,突然,眼前一黑…******

 银色的月光洒在海边的悬崖上,轻柔的海有规律地息着,就像思的少女。那智坐在崖边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这里曾经是千鹤一家野餐的地方。“这么晚叫我到这里来,说有重要的事跟我说,不会是…嘿嘿。”那智咽了一口口水。

 “那智!”千鹤远远地走来,身上穿着一件粉的和服,忽然她“啊”的叫了一声,然后跌倒在地,出了半个粉肩。那智连忙跑过去扶起她,关切地问:“千鹤,怎么了?”“我被蛇咬了。”

 “蛇?”那智暗暗想,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蛇?肯定是她想让我接近她。于是便抱起千鹤放在了他刚刚坐的那块大石头上。

 “咬在哪里?要不要紧?”千鹤害羞地说:“咬在…这…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大腿部。哇!那智的心里扑腾扑腾跳,这就开始惑我了?“哎呀,我头好晕,蛇有毒。”千鹤说道。

 “别怕,我帮你把毒出来。”那智心中狂喜,起千鹤的裙子。哇!居然没有穿内!他轻轻分开千鹤纤细光滑的双腿,把脸凑到她两腿之间,一股少女的芬芳扑鼻而来,那智使劲地嗅着,说实话,他还是个处男,只是从A片上看过一些男女的事情,千鹤、龙子、伊势子在熊野真宫帮忙的时候,他经常远远地偷看她们洗澡,没想到今天能够跟她们三个中最漂亮的千鹤嘿咻,他下身的开始蠢蠢动了。

 那智借着月光仔细欣赏着千鹤修长的美腿,口水都快下来了。“那智,快帮我把毒出来吧,我的下面好麻哦…”她说。

 “下面好麻…”嘿嘿嘿…那智马上把嘴贴到了千鹤白的大腿上,不停地着,舌头慢慢地向两腿中间滑去…千鹤配合地张大双腿,那智用嘴去轻轻揪起她刚刚张长的,时而让它磨擦自己的脸,时而它。

 “嗯…”千鹤低声呻着。那智分开千鹤的双腿架在他的双肩上,她的小脚丫还不停的在他的肩上踏动着,她的幽谷完全显现在他的眼前!

 千鹤的那里像正在盛开一朵粉红的花朵,粉红的花瓣在不停的翻动,从里面出了一股股的汁来,那智伸出双手轻轻的掰开那朵花瓣,非常爱怜地将嘴贴上去,把那娇柔软的小完全含在嘴里,用心去品尝。

 那智用舌头用力去顶她的两片,用舌头挑开她那已经润的秘壶。舌头跳动着在蒂上去,蒂在他的舌头的爱抚下很快变得大起来!突起于小叉处!粉红色的,亮晶的!而且越来越硬,很是可爱。那智把它含在嘴里,一会入,一会吐出…千鹤的双腿一动一动的夹紧了他的头!

 他用双手把她的双腿分开!用鼻子拱她的花瓣。那智的嘴撇开大,含住了稚滑腻的小,然后用舌头轻轻分开它们,在两片小之间来回!一会儿蒂,一会儿道口!感的汁越来越丰富。

 那智的手也没有闲着,双手拇指两指慢慢分开两片微微分开的大,那景就像一朵含苞的鲜花突然绽放一样!

 令那智感动的是在离道口三寸许的位置,有一块暗粉的血小薄膜,在小膜的中央,是一个黄豆般大小和两个绿豆般大小的孔,证明了这美丽的姑娘仍未经人道的事实。

 而且千鹤的处女膜还是筛状开口的^_^那智把中指伸进她紧窄的道,当遇上处女膜时便轻轻的翻转过来,用没有指甲的一面温柔的感受这个处女最重要的膜。

 千鹤被这突如其来的入刺地身子猛地往后一弓。“啊…那智…快进来吧…”千鹤蹬着双腿说。“好的,我来了。”

 那智子将他的坚硬、壮、长长的茎紧紧顶在她已经分开的大中间,让硕大的头抵着她的蒂…“舒服吗?宝贝。”上面一只手拔开她上身的衣服抚爱房,千鹤的左上也有一个五芒星!

 那智下面另一只手在抚摸着大腿内侧,慢慢的,轻轻的…中间用茎在之间磨擦,千鹤的下面已是波涛汹涌呀,那智的沾满了她的爱。“请…温柔一点,我是第一次。”千鹤娇羞地说。“嗯,我会的。”那智的头在她的户门口搜索。

 最后定位在那片凹陷之处,他头,微微向里,突破那花蕊的表面,头已开始陷入千鹤的道,刹那间,那智仿佛陷入沼泽中,那是一种似海绵般柔软却又似弹簧般紧凑的迫感,和一种置身于烈焰中的炽热。  m.LIziXS.coM
上章 冰恋夜叉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