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冰恋夜叉鸦 下章
第12章 只得仰首砷昑
最后,文觉念了一段暗黑经文,沉睡的女孩慢慢睁开了眼睛,媚眼如丝,伊织就这样复活了。伊织睁开眼后第一具话就是…“文觉,我要你…”经过术左道升天复活的女尸,是个性极强的怪物!单靠文觉自己是远远足不了左道升天的,于是文觉就利用她取男人的魄,这样不仅可以足她的

 而且文觉在跟她做的时候还能将她来的回自己体内延长自己的寿命,以便能够跟他心爱的伊织做直到永远。***“文觉…”

 娇滴滴的一声将文觉从回忆中唤醒,千鹤已经从海里爬了上来。“我下面好,快把你的那给我…”文觉躺了下来,出自己那骄傲的男说:“变回你原来的样子,自己坐上来。”

 千鹤的脸慢慢变成了另一个漂亮的女孩的脸,那是死去多年的伊织!伊织捧起文觉的具贪婪地吻了起来。

 等到那已经高高耸立的时候她的私处也已经泛滥成灾了,伊织扶正“噗滋”一声,将它尽入了自己的秘壶,开始了蛇一样的扭动。

 扭啊扭,文觉闭上眼睛陷入了爱美妙的愉中,暂时忘却了烂手的苦恼。猛然间,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立刻睁开眼睛起身发现自己的具也已经齐烂掉,断在了伊织的道中!

 “文觉,你的大还在我的小猫猫里哦^_^我要让他永远在我的里面。”伊织地说。

 文觉大惊失,同时他又发现自己的、腿还有胳膊也开始快速地变,腐烂,而左道还抓着他那断掉的具自己在,不时发出兴奋地呻

 “我不甘心!”文觉大吼着。“这是你体内收的魄在反噬。”一个冷冷地声音说道。文觉循声望去,只见那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旁。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你的下场!”文觉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将伊织在自己身下,问道:“伊织,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爱我吗?”

 “我恨你,文觉。”伊织带着嘲笑的口气说“你杀了我,还一直霸占着我的灵魂,蹂躏了我三百多年,今天你终于得到报应了!”文觉大怒。

 但是现在的他想撕碎伊织却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他的手脚都已经完全腐烂掉了。那智开始讼经超度,地府之门渐渐打开,文觉体内那些被他食的灵魂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向地府之门涌去,他们终于可以得到安息了。

 伊织向那智说了一声谢谢,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那道门。文觉此时已经腐烂得只剩下一颗头颅了,他突然冷笑了起来“为了伊织,我曾经把自己灵魂的一半献给了魔君大暗黑天,现在,我要把全部的灵魂都献给他!

 来自黄泉降生于世…八十祸津神…大祸津神…来自黑暗听我吩咐!”一道红色的雷光从天空劈下,从文觉已经腐烂的体中,又慢慢站起一个人形。

 那个人形伸出六只手将文觉的脑袋捏得稀烂,然后又长出一个头来。人形慢慢地凝固,一个魔化的文觉出现在那智面前,青面獠牙,全身的皮肤像盔甲一样坚硬,下垂着一一尺长的具。

 “我获得重生啦!我要把全世界的女子…杀!”文觉大声吼道。那智怒不可遏,使出熊野大真宫的秘法“以雪域大天使之名太极破!”一道光柱向文觉去,文觉六只手结出三道法印“玄壁!真弹!暗降!”

 第一道挡住了那智的太极破,第二道反弹了太极破,第三道是一束黑光向那智。那智被自己的太极破和文觉的攻击同时击中,一阵剧痛后,他被震飞开去,撞向撞碎了一块岩石。

 “那智武,哦不,夜叉鸦,你为什么不使出真本领跟我打呢?”那智擦擦嘴角的鲜血,心想:“妈的,你以为我不想拿出真本事啊?靠,老子没穿盔甲没拿剑,怎么跟你打?”

 “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受死吧!”文觉大喝,手中出现一把利剑,向那智刺去,突然,那智身后一道水柱和一道火柱向文觉去,文觉连忙避开,只见伊势子和龙子远远地跑了过来。

 “那智,你没事吧?”伊势子关切地问。“我说怎么这几天你总是神神秘秘地,原来想一个人抓个妖魔玩玩,但是现在看来还得需要我们帮忙。”高傲的龙子说。

 “你们要小心!这个家伙会里高野的秘法,又把灵魂出卖给了暗黑的魔君,很难对付。”那智艰难地站了起来。文觉诡异地笑了笑“三个人,这下有点麻烦了,先不跟你们玩了。”说完便向鹤岗熊野真宫的方向逃去。

 “追!”龙子喊道“嗯!”伊势子回答“等一下…”那智想把她俩叫住,但是一阵剧痛使他再次跌倒在地,他只能看着两位少女的背影渐渐远去。…皓月当空,但是文觉的身影却消失在了鹤岗熊野真宫宫般的庭院里。

 伊势子和龙子刚来这里不久,对周围的环境很不熟悉,况且贪财、变态的鹤岗幸之助大叔还在这里藏着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

 幸之助现在在干什么呢?他正在自己的卧室里数今天赚的香油钱呢。诺大的鹤岗熊野真宫只有一个负责卫生的老头,一个做饭的老妈、两个负责接待的未成年门童和幸之助五个人。

 天一黑,他就把这些仆人赶回家去了,所以这时的真宫内只有两位少女,一个咸大叔,鹤岗的尸体和一个恶魔。“伊势子,这里这么大,咱们分头找吧。”龙子建议。“好的,但是要当心,一旦发现敌人立刻通知我。”伊势子补充道。

 “嗯!”这样,两位女孩就分开了。伊势子是一个灵感能力很强的女孩子,她的直觉带领她走啊走,慢慢来到了那个曾经放置着欢喜观音的隐秘庭院。

 庭院里的水池雾气氤氲,小瀑布的水潺潺。一个身影从假山后面慢慢走来,伊势子立刻警觉了起来,当她看清那人的脸之后舒了一口气,原来是那智。

 “那智,你的伤怎么样了?”伊势子温柔地问。“已经不大碍事了,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伊势子。”说着,那智的双手放在了伊势子的肩头,轻轻地着。

 “不…请别这样。”伊势子连忙将那智推开,那智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往水池中栽去。伊势子慌忙拉住他的手,但是这也没能阻止那智的掉落,结果“噗通噗通”两声,两人都狼狈地掉进了水池。

 两人相互搀扶着从水中钻出来来,那智双手扶着伊势子的纤,在耳边柔声道:“浑身淋淋的你好美,我能吻一下你吗?”

 伊势子一惊,手一松,几乎沉下水去,幸好那智马上扶住。伊势子忙抬起俏脸,想向那智问过明白,只见那智向自己揍近,眼中充满了热情的火焰。伊势子给瞧得心慌意,粉面飞红。

 那智的鼻子几乎贴上了伊势子小巧的鼻,两人凝神对望,感觉着双方的沉重气息。伊势子的心神恍惚给惑了,作为熊野真宫的巫女,她与那智朝夕相处了半年,早已萌发了少女的情。

 那智的嘴以极缓慢的速度,向伊势子的樱移近。伊势子避无可避,稍一迟疑,香已被那智封住。她一怔之下,急忙伸手想推拒,但双手却同时给那智捉住。那智吻得更加热烈。

 伊势子挣扎了一会,给吻得意,鼻息开始凌乱。那智抓着伊势子的手慢慢松开,见她不再挣扎,索放开她的手腕,转至爱抚她的脯。

 伊势子的房并不很大,但却很坚。她穿的是一件紧身忍者服,质料很纤薄,弹也很好,将伊势子的曼妙身材衬托得一览无余。

 那智隔着薄薄的布料,在盈握的房上肆意抚摸,捏弄着伊势子的头。伊势子给摸的透不过气来,嘤咛一声,朱半开,已被那智的舌头乘虚而入,着她的香舌。

 伊势子樱口失守,更是不胜娇羞。但又被这种新鲜的快震撼得不知如何反应,只得任由那智继续轻薄。那智伸手到伊势子粉颈后,解开忍者服的扣带。伊势子只感到口一凉,水蓝色的忍者服上截,已被扯到间。

 一双高的玉,已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那智眼前。晶莹剔透的,在水花中微微颤抖。那智再不迟疑,一手一个的起来。伊势子感到房上触电似的感觉,口中渴望呻出来,但香又被人封住,只有从鼻子大力的着气。

 快愈来愈强烈,伊势子忍受不住,只有大力推开那智的热吻,大口大口的娇着。两人浸在水中热烈爱抚,空的庭院,充斥着伊势子的兴奋呻声。

 温暖的池水,像推波助栏一样,一层一层的打开少女矜持的防御。那智转到伊势子身前,伏身在伊势子前,着她幼滑的雪肤,左手则按着盈握的玉,用力的着。

 伊势子的蒂给那智的又是酸软又是痛快,只得仰首呻,浸在水中柔若无骨的的肢也无意识的在扭动着。那智的右手在伊势子的大腿上抚弄着,不时隔着衣服按着伊势子的户。  m.LIziXS.coM
上章 冰恋夜叉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