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冰恋夜叉鸦 下章
第16章 紧紧相拥(全书完)
那智心如鹿撞,身下那条肠已被子绷得隐隐作痛,他伸出颤抖的双手,用两中指慢慢分开那两片玉,就像掰开一只水卜卜的桃一样,千鹤最娇人的私处如鲜花般绽放开来,出了两片巧粉瓣,那智再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把尸体那两片薄薄的瓣分开,轻轻地向外拉了一下。

 然后松手,弹回去的撞击在一起,发出啪的声响。那智的手继续向两侧拉去,粉瓣再次慢慢张开,在瓣中央靠下的地方除了那个神秘而又美丽的小孔。

 随着瓣的张开而逐渐变大,在这充满无限惑的小孔里,那智借着灯光隐约可以看到有一层中间那一片本来有个黄豆般大小圆孔的红润薄薄的膜已经被撕裂开了。

 那智情不自伸出舌头上下游走,去舐那两瓣粉片,然后将这两片小轻轻含在口中咬弄着,嘴,像接吻一样嘬着,他的舌头好似一条小蛇。

 一边拨动着两片香,一边向道的入口处钻去,在紧贴的壁间游戈搅动,去品尝残留在尸体壁上那酸甜酸甜的味道,舌尖在那层残留的处女膜上划着美丽的圆周。

 然后将自己的唾送入,去滋润那个男人最向往的…那智扶住千鹤双的两边并往前略推,使她的股翘的更高,隐藏在股沟中本应若隐若现的菊花也清晰的挣脱出来。

 他用颤抖的双手用力分开尸体的两,美丽的菊花便完全地暴在那智面前,一圈圈纹路由中间放的展开,呈现出一般的粉

 千鹤子的眼这个本来应该是身上最肮脏的器官现在在我口中仿佛成了那智最美的佳肴一样,他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尸体的里,伸出舌尖向菊花中心拼命伸进去,贪婪的食,大口地,玩着这个纯洁的姑娘死也不愿意让男人看一眼的隐秘器官。

 当那智的嘴离开尸体娇的菊花时,舌头与花蕊之间还连着一条由黏形成的长长的细丝。

 那智下的那条七寸长的终于忍不住了,他三下五除二掉长袍,解开兜裆布,下身那条青筋暴涨的毒蛇已然昂首立了。

 他的心狂跳不已,尽量张开千鹤的双腿,看着千鹤那宛若桃花带雨般水汪汪的户绽开在面前,他右手握住自己的茎,左手掰开那对稚的小

 找准了,将紫黑油亮的头抵到她的道口处,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到那智的大脑,让头先在道口研磨研磨,扶正用力向里顶去。

 “滋”的一声整只头便挤入了尸体的花蕊,冰凉紧窄的壁裹着他的大头,在这炎热的夏天,那智仿佛置身于冰山之中,霎时,一种说不出的凉爽与舒适由茎传遍全身。

 他的继续用力,茎一点一点地没入尸体的…那智一鼓作气“噗滋”整条便完完全全地进尸体狭窄的道内。

 千鹤尸体的腔密密实实地裹住他那又长又肠,凉意再次传遍他的全身,那智差点就此了,他咬牙忍着下身极度的刺,将茎一动不动地在尸体的道中。

 享受过冰凉的迫的舒后,那智抓住尸体的双腿,放肆地了起来,他得如此之深,每一下都顶开尸体的子颈口,深深地入里面。当他往外拔的时候,又会有一股力量将拉回去,仿佛有一张小嘴在着他的茎。

 那智此时极度兴奋,才了不到二百下,便觉得头一阵酸麻,就在他达到高的那一瞬间,那智死死地抱紧千鹤的,将入了尸体子的深处,接着茎一阵收缩“啊…”他一声长吼,浓稠灼热的进了尸体的道,在子的尽头,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将尸体的子灌的满满的。

 之后,那智把脸贴在那一对柔软的房之间,却没有把软绵绵的茎拔出来,而是任由它留在千鹤的道里,继续享受千鹤的尸带给他的高的余波。

 当缩小了的终于滑出道口的时候,那智再次掰开那两片分的花瓣,一股白色的粘如同洪水一般从那绽放的花蕊中奔涌着了出来,顺着尸体粉的大腿到了地上。

 情过后,那智留下的是无限的遗憾。那智又慢慢揭开盖在伊势子和龙子身上的白布。这两位少女被文觉杀时极为惨烈,但是经过那智的超度后表情已经回复到祥和的状态。

 伊势子的前有一个恐怖的血,而龙子的下身也有一个可怕的裂伤。眼前的情景让那智潸然泪下,他知道两位少女都爱着自己,但是还没来得及享受到爱的滋润却被妖魔杀,于是决定把这份迟来的爱补上。

 他亲吻着龙子被撕裂的部,用舌头着那裂开之处的。他抚摸着伊势子前的伤口,弄那不完整的房。慢慢地,下的又立了起来。那智像刚才那样用口水滋润了龙子的部。

 然后将自己的慢慢地进了里面。被文觉撕裂的道跟千鹤的相比宽松了许多,那智在里面了一百多下,实在没有感觉,于是便将从她体内拔了出来,在伊势子的私处研磨了几下,用力一了进去。

 可惜的是伊势子的道也被魔化文觉的过,虽然没有像龙子那里一样被撕裂,但是也已经被撑大了,起来还是比不上千鹤的舒服,那智沮丧地再次将了出来。

 可是当他又看到伊势子左上那个被文觉刺穿的时,突然来了灵感:那个伤口颜色红红的,和下身的很像,都是一般的鲜

 想到这里,那智心里一阵激动,他起身坐在伊势子的肚子上,握着自己的,用头在房的伤口上轻轻的蹭来蹭去,软绵绵的摩擦着好不舒服。

 享受了一会儿,他趴在尸体身上,用手扶着自己的儿使劲地往那房上的伤口中捅,将肋骨撞开,深深地捅在了腔里,头正好顶在心脏上。

 房和肌紧紧的挤着,包在滑腻的血之中,那智觉得触感和普遍的皮肤大不一样,心脏虽然不再跳动,但鼓鼓的顶着自己的头,舒服极了,他继续用力往深处捅,居然又一下将头捅进了伊势子的心房里!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张小口在紧紧地裹着自己的头一样。他兴奋的开始用力起来,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把入尸体的房,一直捅进心脏里,随着凶猛的冲刺,伊势子腔里的粘和稠糊糊的血,都从房的伤口中溢了出来。

 那智的嘴和手也不想闲着,他拽过龙子的尸体,将她的大腿分开,仔细地那还未开苞的粉的菊花,并把食指往那紧窄的菊花中使劲

 等到那智将龙子的门开口弄得足够大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想要的快“不行,还不能就这么出来!”

 他强忍着将茎从身下伊势子的尸体中出来,立刻有捅进龙子的后庭,借着茎上沾满的滑腻的血浆,那智在窄得出奇的腔道中得十分顺畅,还不到八十下,就以经忍受不住了,大吼一声,一股炽热得浆出,深深地在了龙子尸体的直肠中。

 那智连忙出自己的又捅进伊势子的房里,在那里也撒下了自己白色的种子…第二次情过后,那智想要去打些清水给三具尸体清洗一下,突然,奇异的现象出现了…千鹤的手动了一下,伊势子的头动了一下,龙子的嘴也动了一下!

 而且尸体上残留的还发出荧荧的紫光。那智大惊,三具原本已经冰凉的尸体现在正在慢慢变暖,难道是夜叉鸦的力量?那智武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那智坚信,自己如果继续和尸体做会有奇迹发生。

 所以他软塌塌的又一次立了起来,他选择了千鹤来试验。他双手紧紧攥住千鹤玲珑的房,迫不及待地再次将进了尸体的道,下身大力的送,这一次,由于尸体的内充满了他的,变的滑溜溜的,之时,更加顺畅流利。

 而且每一下都深深地入尸体的子,向外拔的时候只留下头在道里面,道壁的皱褶挂着头的冠状沟,那智只觉得比起第一次来,还要舒服过瘾,他心里大乐,愈加用力地,每一下入,他的囊都狠狠地拍打在尸体娇的大腿之间,发出动人的“啪啪”的声音。

 道剧烈地摩擦,加上的润滑,发出靡的“咕啾,咕啾”之声。每一次,千鹤的尸体都会回复一份温暖,渐渐地,千鹤开始有了呼吸。

 渐渐地,千鹤的下身开始有了反映,渐渐地,千鹤开始呻了起来,最后她竟然慢慢睁开了眼睛!“那智…”“千鹤…”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伊势子,龙子,你们等我,马上就来了!”

 那智心里高兴得想…【全文完】  M.liZiXs.COm
上章 冰恋夜叉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