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通灵师手记 下章
第7章 不时用力拍打着
麻宫淳子的双手和头被一面沉重的木枷枷住,木枷的四角用铁链挂在天花板上,不过铁链的长度显然不足以使这木枷吊住她的身体,而使麻宫淳子依然要忍受身下那三角木马的的折磨。

 这日本女人被捆着双腿骑在三角木马上,木马糙坚硬的背脊残酷地顶在她双腿间娇感的里。她的双腿还被朝上折起来,双脚捆在一起翻到了木马的背脊上,使她红肿的脚心朝上翻了起来。

 她赤着的丰的双不知遭到了什么样的待,已经瘀得不成样子,而且两个红肿的头还被锐利的鳄鱼钳夹着栓在了木马的脖子上。麻宫淳子披头散发地被捆着骑在三角木马上,两个打手正用皮鞭不停打着她赤的后背、大腿和肥厚的股。

 他们用的皮鞭和方威曾用过的马鞭不同,可以说就是一条又薄又宽的皮带,这样的鞭子在麻宫淳子身上,不会出现皮开绽的血腥效果,但依然会令被拷打的女人感到疼痛。

 而且时间长了也会使皮红肿破裂。麻宫淳子就显然已经被这么拷打了不知很久。她赤着的雪白丰体已经被摧残得惨不忍睹:平滑的后背和丰的大腿上布满纵横错的青紫瘀涨的鞭痕。

 而原本就丰股更是由于被鞭打得肿起来而显得越发肥大惊人,由于被捆绑着骑在木马上,所以麻宫淳子即使遭到残酷的鞭打也不敢挣扎躲避,否则下身就会被糙的木马背脊磨擦得更加疼痛。

 而两个头也会被拉扯得剧痛起来,这种狼狈痛苦的处境使披头散发的女人只能不停地大声号哭求饶,连声音都嘶哑了,看到我和方威走进来,那两个显然也累得很的打手立刻趁机停了下来,站到一旁气去休息。

 而我俩则走到三角木马前。我看到麻宫淳子那光秃秃的下身已经被三角木马糙的背脊磨擦得可怕地红肿着。

 而柔的大腿内侧则已经被磨破出血。她的脸上也有好几块被痛殴留下的瘀青,嘴也不知什么缘故而肿了起来。

 但麻宫淳子嘴角、脸上和脖子上的大块干涸了的使我立刻知道了原因。“这几天我一直这么收拾这货,拷打累了就让‘我’的手下们轮她。这臭婊子差不多一天要被干上百次,光吃就吃了!嘿嘿…”方威在我耳边嘀咕着,脸上出复仇的愉悦和畅快。“饶了我吧…我、我已经把财产全都出来了,真的再也没有了!你、你就放了我吧…”

 麻宫淳子一见到方威,立刻痛苦万分地哭泣着,可怜巴巴地哀求起来“这货把我当成图财劫的绑匪了,”方威又对我说道,当然,我们的交谈麻宫淳子是听不到的。“嗯,这样也好。”我点点头说道。

 我看看麻宫淳子现在这悲惨无比的样子,想起这如今赤身体、被人拷打轮得不成人样的货竟然还曾经是个女待狂。

 忽然感到一阵奇怪的欣喜。“先生,放了我吧…我、我保证不报警,呜…”麻宫淳子还在哭着哀求,但立刻被方威狠狠了两记耳光!“住嘴!”

 方威恶狠狠地瞪着麻宫淳子,这人立刻畏缩着又低下头小声泣起来“怎么样,岳先生,您对这人有没有兴趣?!”方威眨着眼,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我。

 “没兴趣!”我撇撇嘴道。我看着麻宫淳子那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残破体,尽管她赤体依旧显得成人,但想着这货如今眼里一定都灌满了不知什么人的,立刻感到兴趣索然。

 “岳先生果然不同一般人!”方威满脸敬佩地看着我。“你俩来招呼一下这货。”方威对那两个刚刚卖力地鞭打麻宫淳子的打手说着。

 然后神秘地冲我一笑,拉着我走出地牢。方威带着我走出囚麻宫淳子的牢房,我们背后传来那日本娘们凄惨的乞求和呜咽,以及两个打手兴奋的狞笑。我俩拐过走廊,又来到一间牢房前。

 “岳先生,请进!”方威恭敬地打开牢房的铁门。“不、唔、唔、你、你们、呜…不要…过、呜、来!”我刚和方威走进牢房,就听见一个女人含糊不清的惊慌的尖叫。牢房里的情景立刻令我大吃一惊!

 这也是一间和囚麻宫淳子的牢房一样,布置得地狱一般恐怖森的地牢,四周同样堆放着各种可怕的刑具。

 而地牢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几乎全身赤的美丽女子正弯着、撅着股站在一个古怪的刑具前,用充满惊恐和羞的眼神看着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不停尖叫着做着徒劳的挣扎!

 原来那刑具是一个好像断头台一样的架子,上面竖着的木板上有大小不同的三个,正好将那女人的脖子和双手枷住,而她的双脚则张开着被用沉重的脚镣锁在那“断头台”的底座上,使她只能叉开着双腿弯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我走到那女人身边,认真看了她的样子后立刻兴奋起来,那阴险歹毒的麻宫淳子应该就算是一个美女了,但若和这个女人比起来,她简直就是一个街边的妇!这个被锢在刑具上的女人身材修长高大,而且皮肤细腻白,好像混血儿一样有着东方女人少见的人丰的身体。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几乎被全部扒光了,使她那健康成的身体和雪白浑圆的双彻底出来。

 她只有下身还穿着一条看起来就很高档的袜,但袜的开叉处也被彻底撕开了一个很大的破,里面的内也被剥掉,将这女人那结实丰股和人的全部暴出来!

 她的双腿上的袜也已经被撕扯得破烂不堪,好像破鱼网一样裹在两条结实修长的腿上,而她的双脚则穿着一双沾满水渍的黑色高跟鞋,两个纤细的脚踝上醒目地拖着两条沉重的脚镣!

 这女人赤的后背、膛和双腿上明显有遭到拷打的痕迹,但是并没有像麻宫淳子那副遍体鳞伤的样子,不过雪白细腻的肌肤上遍布不太明显的瘀青和细长的微微红肿的鞭痕依旧显得十分残酷悲惨!

 这女人一直在含糊地呜咽悲鸣着,扭动着从破烂的袜中出来的雪白肥股,使我注意到她浑圆窄小的门中竟然被残忍地进了一个乌黑的橡胶,这令这女人痛苦羞辱万分的东西一定又是方威的杰作!

 我转到这女人的面前,终于惊讶地发现了她一直含糊不清地尖叫悲鸣着的原因:她那柔软的舌头被一个宽宽的夹子夹住,残忍地拉出了她的小嘴,使这美女竟然像狗一样狼狈万分地伸着舌头!

 看到我这个面目模糊的陌生人站在面前,盯着她几近全的身子,那女人立刻又含糊不已地哀叫悲鸣起来。

 她漂亮的脸蛋上立刻充满了羞辱的涨红,眼睛也难堪地闭了起来,只有狼狈的口水还顺着被夹子夹着拽出嘴外的舌头滴淌下来!“这是那个陷害你的女律师?”

 我看着那女人那充满羞的俏脸,脑子里忽然想起了麻宫淳子说过的那个叫神崎牧子的女律师。

 “不。她是那个女法医,就是麻宫淳子那夫的姐姐。她叫藤原美希。”方威一说,我立刻想起那长得很精神、叫藤原健一的小伙子,他和面前这个被狼狈不堪地着身体锢在刑具上的美女果然有几分相像。

 “我昨天才把这个娘们抓来,谁也没动过她的身体,只是让她稍微吃了点苦头。岳先生,您如果有兴趣…”方威在我耳边说着,好像一个拉皮条的一样笑了起来。

 我也注意到这个叫藤原美希的女人下身果然很干净,尽管娇周围同样被剃光了而狼狈地光秃秃的,但并没有任何遭到的痕迹,看来方威还真是很了解我的心意。

 “这臭婊子的股多肥呀!手感真好!”方威好像推荐什么商品一样,用手抚摸着那女法医从破烂的袜中出的雪白肥美的股,不时用力拍打着,使那女人赤股上发出沉闷残酷的“啪啪”声。

 “唔、不…”那女法医立刻羞不堪地呜咽起来,雪白浑圆的美狼狈地摇摆躲闪着,嘴里发出哭泣一样模糊的哀叫。这女人这种羞辱的表现立刻令我感到控制不住地兴奋起来,  m.lIziXs.coM
上章 通灵师手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