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通灵师手记 下章
第10章 抚摩着脚心
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得神崎牧子顿时眼前金星冒,头重重地磕在了跑车的前盖上,鲜血也顺着嘴角了出来。

 “不要!你、你们、要干什么?!”神崎牧子惊慌地尖叫起来,她被四个魁梧高大的打手捉住手脚死死地按在了她的跑车前盖上。

 接着感到自己的双腿被暴地分开,然后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被掀起来的套装裙子里,暴地将自己的内撕扯了下来!“不!不…”神崎牧子感到一双大手有力地捏住了自己的脸颊。

 接着那条刚刚从自己身上剥下来的内就被暴地进了自己嘴里!她惊慌的尖叫立刻变成了低沉模糊的呜咽!

 神崎牧子现在被彻底吓昏了,瘦弱的女律师被四个彪形大汉捉住手脚按躺在跑车前盖上,只知道从被自己的内住的嘴巴里不停含糊地呜咽尖叫着,手脚不断搐挣扎也无济于事。

 “把这臭婊子剥光了!”一个打手叫喊着,在其他人帮助下开始暴地撕扯着被按在跑车前盖上的女律师身上的套装。

 “呜!不…呜!”那人惊慌失措地哀叫呜咽着,被死死按住的身体烈地翻腾扭动起来,但她上身那名贵的套装还是很快就被撕裂扒了下来,接着里面的衬衣也被撕碎剥了下来。

 然后罩也被一把扯了下来!“哗!没想到这臭婊子虽然瘦,这两个子倒还是满肥的嘛!”

 那狠毒的人已经被剥光了的上身悲惨地出的一对拔丰,和她骨感削瘦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极度的恐惧和羞已经使神崎牧子几乎彻底昏了,她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出来的丰的双已经被一双大手抓住残忍地捏起来。

 而只是翻着白眼呜咽着,痉挛一般地搐起来,被按在红色跑车前盖上突遭凌辱的女人出的雪白的体凄惨地哆嗦着,一对丰结实的房悲惨地抖动摇晃,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凄美惑。

 神崎牧子已经绝望地哭泣起来,她估计接下来自己就要被这些家伙强了,巨大的恐惧和羞感已经使她失去了反抗的力量。但出乎神崎牧子的预料,这些家伙并没有再将她的裙子剥下来。

 而是将赤着雪白的上身、下面还穿着裙子、丝袜和高跟鞋的女律师从跑车上拖了起来,朝着旁边的几部摩托车拖去!“呜…”

 神崎牧子惊慌的呜咽哀叫着,前那两个雪白丰房凄惨狼狈地抖个不停,被两个打手抓着双手暴地拖到了并排停着的两部摩托车中间。

 “臭婊子,你不是喜欢车吗?我们就让你个过瘾!”两个家伙骂着,捉住女律师纤细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抬了起来,然后将她脚上的高跟鞋剥了下来。四个人抬着上身赤着、浑身上下被剥得只剩下短裙和丝袜的女律师站在两部摩托车中间。

 然后另一个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将神崎牧子的双脚分别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两部摩托车前面的把手上,接着有把她的双手分别捆在了两部摩托车后面的货架上,使赤上身的女律师的身体成一个张开手脚的“X”形被捆在两部摩托车之间。

 两个骑手跨上摩托车,高大的750CC摩托车发出震耳的轰鸣!“呜!”被仰面朝天地垂吊在在两辆摩托车之间的神崎牧子猛然仰起头,瞪大了惊恐的眼睛,发出凄厉的哀号!

 软绵绵地被手脚上的绳子捆在两部摩托车之间的女人半着的雪白体,随着摩托车的发动而被可怕地朝两侧拉扯开来!神崎牧子感觉自己现在好像要被五马分尸一样。

 被绳子牢牢捆在两部摩托车把手和货架上的双手和双脚感到可怕的张力,就连大腿都被拉扯得猛烈疼痛起来!这人惊恐地不停嘶号,着的一对雪白浑圆的子失去控制一样随着身体一起搐抖动起来!

 幸好那两部摩托车上的骑手很有分寸,见被捆绑在两部摩托车之间的女人身体已经被扯直,于是停了下来,没有把女律师娇弱的身体撕成两半。

 不过这惊吓已经足以使得神崎牧子那人丧失理智一样地不住哭叫起来“不许叫,母狗!”一个打手走到依然扬着头,从被自己内堵住的嘴里发出含糊凄厉的号哭的女律师面前,狠狠了她一个嘴巴。

 那人立刻呻着,好像气的皮球一样又瘫软下来,头也软绵绵地耷拉了下来,只是半着的雪白体还在微微搐。

 “臭婊子,长得这么多?!”因为神崎牧子的双脚被用绳子捆在两部依然发动着的摩托车的把手上,所以双腿被拉扯着张得很开,以至于短裙都缩回了雪白的肚皮上,将被剥掉内后赤着的下身彻底暴出来。

 她下身的浓密卷曲,遮盖着她娇部。“把这母狗的都剃了!”有人说着,拿出一把剃须刀。

 “呜…”神崎牧子感到冰凉的剃须刀贴上自己感的部位,立刻惊慌地扭动着已经赤的下身,羞地呻呜咽起来。

 神崎牧子绝望地啼哭呻着,很快下身就被那打手剃得光秃秃的,人的和两片红肥厚的彻底暴出来。

 “完了,竟然要被这么悲惨地强暴!”神崎牧子感到自己最娇的部位彻底暴在了冷飕飕的空气之中,可怕的念头使她绝望地泣起来,但这一次又出乎她的预料,没有大的残忍地进她的,而是有一双糙的大手轻轻揪住了她一片柔软肥厚的

 接着一个夹子残忍地夹在了那片红的片上!然后另一片上也被夹上了一个小夹子!“呜…”身上最感娇被夹子夹上,神崎牧子立刻羞辱痛苦地呜咽起来,赤的下身痛苦地扭动摇摆起来。

 “给这母狗的吹吹风。”有人恶毒地嘲讽着,接着一个打手将两个夹在女律师上的夹子上的细绳拉紧,捆在了她丰细腻的大腿上,使神崎牧子赤好像一个人的嘴巴一样张开着,显得滑稽而悲惨。

 与此同时,那两个还骑在摩托车上的打手分别捉住女律师一只脚,将她脚上的丝袜暴地撕破拽开,将她两个雪白纤秀的脚丫出来。

 神崎牧子纤细的脚踝因为被绳子捆绑在摩托车把手上并用力拉紧,糙的绳子已经在她的脚踝上留下了几道的勒痕。那两个骑在摩托车的打手地笑着,各自抓住女律师一只着的雪白的脚丫,下地抚摩把玩起来。

 他们拉扯着她雪白的脚趾,抚摩着她的脚心,使神崎牧子越发羞辱不堪地啼哭起来“行了,带这母狗兜兜风吧!”有人提议。

 五个打手分别跨上摩托车,其中两部摩托车之间还捆着已经几乎全的女律师,风驰电掣般顺着高速公路飞驰而去!很快驶下公路进入颠簸崎岖的土路上!

 “呜、呜!啊…呜!”被捆在两部摩托车之间的神崎牧子几近赤体猛烈地颠簸摇晃着,被内堵住的嘴巴里发出惊恐绝望的哀号!

 她感到刺骨的冷风毫不留情地从自己张开的双脚间猛烈袭来,夹杂着尘土和沙砾残忍地吹打着自己由于被夹子夹住张开而彻底失去保护的

 在深夜里被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并被几乎扒光了全身衣服捆绑在飞驰的摩托车之间,奔驰在荒郊野外。

 强烈的羞辱感、恐惧感和最感的部位被疾风夹杂沙砾吹打的痛苦,使神崎牧子不住哀号哭叫着,渐渐失去了知觉…***神崎牧子这人好像一条等着被风干的死鱼一样。

 半死不活地被捆着双手吊在一棵大树下。手脚被分别捆在两部飞驰的摩托车上、几乎赤身体地被摩托车拉扯着在高速公路和山林里颠簸飞驰了几乎一个小时,惊吓和痛苦使这日本娘们此刻已经陷入了昏之中,所以那几个打手很轻易地就将奄奄一息的女律师捆住双手和双脚吊在了池田浩男的一处私人山林中的一棵大树下。

 神崎牧子这人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既狼狈又可怜。她的双手被用绳子捆在一起吊在树杈上,双脚则被绳子捆着软绵绵地站着。

 女律师双腿上的丝袜被从脚踝处撕裂,雪白的双脚着踩在土地上,因为手脚曾经被捆在摩托车上,拉扯和摩擦使神崎牧子雪白纤细的手腕和脚踝上出现了清晰血红的勒痕。

 顺着丝袜包裹着的匀称修长的双腿看上去,由于短裙已经被剥掉而彻底出来的下身更是惨不忍睹!  m.lIziXs.coM
上章 通灵师手记 下章